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替天行盗 >> 第十二章【杀机现】(上)
替天行盗 第十二章【杀机现】(上)
    麻雀如梦初醒般望着罗猎,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罗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重重将玻璃杯顿在台面上,然后转身就走。

    麻雀因玻璃杯撞击台面的声音颤抖了一下,她眨了眨明眸,一时间仍未从脑海中的空白期恢复过来,那位长衫老者来到她的面前,关切道:“少爷,您有没有事?”

    麻雀下意识地抬起右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可惜这样的动作仍然没有办法帮助她回忆起任何的细节。

    “夫人!帮忙对个时间好不好?”

    谢丽蕴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罗猎伸向自己的手表上,很快就变得迷惘起来……

    麻雀再度返回车厢的时候,发现罗猎已经坐回了属于他的位子,正在和谢丽蕴聊得开心,谢丽蕴双目直勾勾望着罗猎,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车厢内还有其他的人存在,更是将自己忘了个干干净净。她隐约听到谢丽蕴对罗猎的感谢,从中她意识到,谢丽蕴已经将刚才拔刀相助的英雄行为全都算在了罗猎的头上。麻雀百思不得其解,何以突然会出现这样的转变,难道罗猎拥有如此强大的魅力?在短时间内就能俘获女人的芳心?

    麻雀并没有马上挺身而出去揭穿这个卖弄男色行骗的家伙,那位身穿长衫的老者悄悄来到麻雀的对面坐下,低声道:“再有半个小时火车就到站了。”

    麻雀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手表的影像,飞旋的秒针在眼前迅速放大,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用力咬了咬嘴唇,压低声音道:“福伯,我刚刚可能被人催眠了。”

    火车缓缓驶入了瀛口火车站,罗猎原本还担心麻雀会过来找麻烦,可接下来的路程中并未旁生枝节。

    谢丽蕴起身离开的时候坚持从罗猎手中拿过了行李箱,歉然笑道:“谢谢罗先生的好意,只是瀛口这片地方,人多眼杂,还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吧。”说话的时候,目光仍然对罗猎依依不舍。

    罗猎微笑道:“夫人这样的美女,任何人都会心生仰慕。”

    谢丽蕴心头一热,点了点头,准备走向车门,却又终于回过头来,小声道:“不知以后和罗先生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

    罗猎道:“我会在瀛口逗留一段时间,处理一些事情,不如这样,改日我去府上拜访刘署长,还望夫人代为引见。”

    谢丽蕴嫣然笑道:“罗先生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原是要专门向您致谢的,不如这样,我回去先向我家先生打个招呼,改天再向罗先生当面致谢。”

    “夫人客气了!”

    火车停稳之后,谢丽蕴先行下了火车,站台之上已经有三名全副武装的卫兵等候在那里,他们三人全都是来自道尹公署的警卫,这次是专程前来迎接署长夫人的。刘同嗣对这个姨太还是极其关爱的,虽然公务繁忙抽身不能,仍然没有忘记她的归期,特地安排司机警卫前来迎接,这也是谢丽蕴预料中的事情,所以她谢绝了罗猎相送,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刘同嗣对她虽然很好,却是一个出了名醋坛子。

    谢丽蕴临上车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罗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滚滚客流之中。

    罗猎走出瀛口火车站的时候,车站上方的钟楼传来了报时的声音,罗猎抬起头,透过漫天飞雪看了看时钟,又抬起手腕上的表对了一下,时间刚好是下午四点,已经整整晚点了两个小时。按照事先的计划,他乘坐火车前来瀛口,叶青虹和瞎子则驱车从奉天前来这里,会合的地点是在新市街的东方大酒店。

    一名车夫拉着黄包车向罗猎跑来,车夫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虽然天寒地冻,可他仍然只是穿了一身薄薄的棉服,外罩一个狗皮坎肩,坎肩没有扣上,大敞着胸口,像他们这样靠力气吃饭的原用不着将自己厚厚地包裹起来,来到罗猎面前,咧开嘴,露出寻常劳动者特有的憨厚笑容:“大爷,上车吧?”

    罗猎点了点头,将想去的地址告诉了他。

    车夫将黄包车放下,先请罗猎坐好了,又小心帮他将行李在车内放好了,然后撒开脚丫子在雪地上跑了起来,这车夫跑得飞快,漫天飞雪似乎突然改变了方向,一片片争相恐后地向罗猎的脸上扑来。

    罗猎竖起衣领,双手交叉抱在一起,最大限度地避免体内温度流失。

    瀛口位于辽东半岛,渤海东岸,大辽河入口处,是我国满洲近代史上第一个对外开埠的口岸,也是整个东北面向世界的窗口,曾经有东方贸易总汇和关外黄浦之称。

    日俄战争之后,瀛口的商埠区和港湾已经被日方实质性占领,民国成立之后,虽然民国政府表面收回了瀛口,日方也撤销了瀛口军政属,但实际上新市街、二本町和牛家屯均为交还,仍然处于日方的控制之下,罗猎要去的地方就是日本人实际控制的区域。

    从火车站一路走来,可以看到不少的日本人,他们大都衣着光鲜,举止优雅,单从表面就能够判断出他们生活的优越,可他们的这种优越却是建立在剥削和掠夺的基础上。

    路上行人渐渐稀少,雪却越下越大,罗猎是第一次来瀛口,举目望去,他们已经来到了辽河岸边,大辽河已经封冻,厚厚的冰层覆盖着河面,冰层上也已经落上了积雪,不过还有很多没有被覆盖的地方,在灰暗的天空下泛起银灰色的深沉反光。

    “那是大辽河吗?”罗猎轻声问道。

    车夫一边跑一边回答道:“是!先生说的没错,那就是大辽河,已经封冻了,现在的冰层还不算厚,等到三九天,河面上能跑马车。”

    罗猎点了点头,拿出一幅瀛口地图,找到了大辽河,又寻找了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从地图上看,他们所在的路线并不是最近的一条,甚至应当说舍近求远,这车夫居然跟自己兜起了圈子,心中顿时警惕起来,故意道:“咱们还有多久到地方?”

    “就到了,就到了!”

    车夫越跑越快,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

    罗猎的右手落在皮箱上,轻轻敲击了一下皮箱:“反正我没什么事情,不如你围着瀛口城转上一整圈。”他以为遇到了故意绕路趁机要价的黑心车夫。

    那车夫唇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步幅非但没有减慢反而加快了许多,高速奔跑之中突然就腾跃而起,双腿离开了地面,然后他又重重向下落去,强而有力的双臂将黄包车的把手几乎压低到了雪地之中,黄包车前部在短时间内的极度下压让后方的车厢瞬间产生了向上的强大反震力。

    罗猎的身体脱离黄包车飞了出去,笔直飞向半空,越过车夫的头顶,车夫的目光望着潇洒飞行于空中的罗猎,期待着看到这厮脸面着地,狼狈不堪的一幕。

    可是他脸上的期待马上就变成了诧异,因为他看到罗猎的手中稳稳拿着行李箱,在电光石火的刹那,罗猎仍然可以做好这件事,足见他早已有了准备。

    罗猎的双脚稳稳落在雪地上,脸不红气不喘,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绝不是一名只想着绕路赚钱的黑心车夫,而是另有目的。

    车夫看到罗猎从空中落地的身法,已经明白眼前的年轻人身手不弱。迅速拧动黄包车右侧的把手,将之从车体内抽离出来,铁棍齐眉,单手握棍,棍梢在雪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雪线。

    罗猎饶有兴致地望着这名车夫,轻声道:“这位大哥想干什么?”

    车夫冷冷道:“劫财!”说话间一个箭步已经向罗猎冲去,借着左脚落地的反震之力,身躯弹射而起,于空中举起铁棍,双手高擎过顶,身姿宛如鱼跃,气势恰如猛虎扑食,铁棍居高临下高速劈落,发出呼!的一声,周围的空气因之鼓荡,席卷着雪花排浪般向两旁涌去。

    这一棍若是落实在罗猎的脑袋上,必然脑浆迸裂。

    罗猎身躯向后撤去,对方棍法刚猛,不宜力敌,应当首先采取守势,等到对方的锐气稍挫,再作反击。

    车夫的这一棍落空,却见罗猎竟然沿着河堤向大辽河冰面上跑去。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大辽河的冰面已经完全封冻,足够承载他们身体的重量。罗猎来到河心处停下了脚步,将手中的行李箱放在冰面上用力一推,行李箱于冰面上滑行出去,拖出一条长长的轨迹,露出薄薄积雪下方的晶莹冰面。

    车夫奔上冰面之后,他的步幅明显开始变小,甚至连落脚的力度都减弱了许多,冰面太滑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还是心理因素,他担心如果落脚的力度太大或许会将冰面踩裂,毕竟现在还不是瀛口最冷的季节,冰面封冻的厚度还不理想。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