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穿越之符师 >> 第343章
穿越之符师 第343章
    测试功能如有章节错乱请于一小时后刷新“韩大哥先喝着等礼成,痛饮三百杯不是问题。看到”凌奕客气一句,抱手还礼,别过光头大汉。

    “你人缘不错嘛。”觥筹交错间,景琛有些想他师父了若这是在地球这些人里面至少会有他认识的而不是像如今独在异乡为异客。

    “我的以后也是你的。”凌奕大力握住景琛的手。

    景琛撇撇嘴“我来的路上可听说了,今天你还是双喜临门啊什么时候把你大老婆拉出来遛遛?”

    走在一旁当童子的容宝贝一直竖着耳朵在偷听,听景琛这么说,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遛遛?你以为离城城主的二千金是随处可见的阿猫阿狗吗?

    凌奕眉头微皱看了小脸紧绷的容宝贝一眼笑道,“不用等什么时候,现在不就是吗。”

    不等景琛反唇相讥耳边传来朱无常略带兴奋的报唱声,“新人跨火盆,富贵盈门”

    内堂坐的少说有二十人纷纷起身,把视线投向中央这对新人。

    两人面前,不高的火盆里柴火正旺。

    景琛也不怯场,淡淡一笑,抬脚迈了过去。

    “噢噢噢!”登时就有人起哄叫起来,带着善意的哄笑,一下将气氛炒到最高。

    接着,一套复杂拗口的祝词后,终于进入正题。

    “新人拜天地”朱无常喊得面色通红,拖起了长长尾音。

    景琛随着凌奕一同鞠躬,起身时,目光一闪。

    内堂正对出去是前院和大门,就见门口进来一伙人,看样子绝不是来喝喜酒,一时与前院喝酒的人起了冲突,两方人开始动手。

    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动静,有几个看到院里的手下负伤,脸色沉了下来。

    “新人拜高堂”朱无常很有眼力见地跳过唱词,直接进第二道礼。

    高堂位置没有坐人,放着一块牌位,上面写着“母亲许媛灵位”,是凌奕早逝的母亲。

    前院打闹声越来越响,两人却若毫未知觉,恭恭敬敬对高堂一拜。

    “且慢。”门口传来高喝,一中年人闯了进来,脚下生风,气势十足,衣着料子极好,非寻常人穿得起,正是黑云城城主凌豪昌,凌奕的生父。

    “新人相交拜!”朱无常语速加快,在景琛和凌奕第二礼刚起身就进入第三礼,也是最后一礼。

    “大胆!”凌豪昌怒目,呵斥着上前,“不许拜!”他收到消息后就匆匆赶过来,可不是来看两人礼成的。

    “哎,今天是凌老弟大喜之日,凌城主既然来了就坐下喝一杯,有什么话等礼成了再说也不迟。”一人迎上前来,恰好挡住了凌豪昌所过之处。”

    “滚,你算什么东西!”凌豪昌也不看来人,眼见景琛和凌奕就要拜下,反手就是一掌击出。

    他要是能等到礼成,还用费什么话。这里要是成了,城主府的婚礼可就成笑话了。

    萧岩峰笑容不变,眼神却有些冷,动作间右手一错,抵住了凌豪昌的攻击。

    “咦?”凌豪昌手被整得发麻,这才看向萧岩峰,等看清人后,神色一晒,嘴角有些僵硬,“原来是萧队长,失敬失敬。”

    萧岩峰,四星毒刺狩猎小队队长,七星九纹符师,擅长近身战,符纹属性以力量增幅出名。

    凌豪昌虽是八星一纹修为,但对这些常年在刀锋上舔血的狩猎者一向都是敬谢不敏,因为这些人常年游走生死边缘,战斗力远比符印灵纹显示的等级高出不少。

    “不敢不敢,城主真是好气魄。”这一句自然是暗讽凌豪昌那个“滚”字,等听到朱无常喊出那句礼成,萧岩峰才把身子一让,“既然城主有急事,那萧某也就不拦了。”

    凌豪昌顿时气结,礼都成了,说这些有个屁用。

    同时,朱无常这一声让凌豪昌也总算冷静了下来,扫过堂中的人,心中惊怒相交。

    在坐基本都是黑云城能叫上名号的人物,有两个更是六星狩猎队的成员,实力直逼八星,一旦对上绝讨不了好。

    而这样一股庞大战力,聚集起来完全可以将黑云城搅翻天了,此刻居然都出现在这孽子的喜宴,让他不得不重新评估凌奕的潜力。

    “凌城主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凌奕转身,说得风轻云淡。

    凌豪昌直听得怒火中烧,“孽子,这就是你跟父亲说话的态度?!”

    这话喊得大声,就像是在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父子间的家务事,你们最好别插手。

    “父亲?凌城主在说笑吗?”对比凌豪昌的激动,凌奕则是神色平平,“真要说起来”

    “我在贫民窟被乞丐接生出来的时候父亲在哪里?我被人踩着头骂野种的时候父亲在哪里?母亲一个人做三个人的工作,最后过劳猝死,父亲又在哪里?”

    “我只有母亲和能生死交付的兄弟,父亲是个什么东西?哦不,我忘了。”凌奕无辜耸耸肩,“父亲本来就不是东西。”

    众人被凌奕最后这句话逗笑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消失得干净,有人更是端酒喝起来,仿若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他们这些人今天会来这里,与凌奕多少是有些交情的,对方那点身世早就知根知底。但那有如何,英雄不问出处,他们欣赏凌奕这个人,光这点这就够了。

    凌豪昌这么一闹,不会有人觉得凌奕不孝,反而越发看中这个未及双十修为就达到七星的少年。

    要知道在凌绮残疾,又有离城城主千金下嫁的情况下,凌奕只要点头认凌豪昌这个父亲,那下届城主是谁,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凌奕却能拒绝得如此果断,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当然,更多的人则是认为,以凌奕这样的速度修炼下去,只要中途不陨落,到达九星,甚至晋升灵符师,入地符界不是问题,区区一城主之位,分量太轻。

    “逆子,逆子!”凌豪昌气煞,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忤逆他,深吸口气,“你若现在跟我回去完成婚礼,今天这事我可以暂时不追究。”

    “婚礼?”凌奕不屑一笑,“刚刚已经礼成,你不是看到了吗?至于回去,呵呵,等你什么时候休了那位城主夫人,我可以考虑考虑回去参加你的解婚宴。”

    “你!”凌豪昌手一抖,符力灵纹在掌心时隐时现,“好,很好!”

    “城主!”院里的人终于突出重围聚到凌豪昌身边,小声劝道,“消气,消气,离小姐还在府里等着二少爷回去呢。”

    “妈的,跑得倒快,跟兔子似的。”原本坐在院里的人也一窝蜂涌进来,都是暴脾气,没打够让人跑了,脸色都是不痛快。

    “王浩,来之前怎么说的,今天是凌兄弟大日子,注意影响。”坐在桌边饮酒的男人慢慢道。

    “嘿嘿,这不是酒喝多忘了吗?”大汉黝黑的脸色微红,耳朵则是通红,满身酒气,确实酒喝了不少,走到男子身边,小声问道,“队长,给兄弟说说里边是个什么情况呗。”

    这样的情况还有不少,院里的人涌进来后就聚到自己当家身边,派系泾渭分明。

    可怜这内堂本来就不大,人一多就更显小了,站着的大汉一个个喝高了面红耳赤、凶神恶煞的,乍一看不像喜宴,整一个黑势力聚会。

    “这里可没有什么二少爷。”霍之由嘴一咧,俊俏的面容露出几分猥琐,“再说,你们能确定那位离小姐还在城主府里好好待着?”

    这话说得突然,凌豪昌连同他身边几个一愣,紧跟着脸色微变。

    像是为了印证霍之由的话,院门外匆匆忙忙跑进一人,喘着气在凌豪昌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待抬头时,凌豪昌面色已经不足以用盛怒来形容。

    几乎就是同时,凌奕挡在景琛面前,手中多了把剑,而这时凌豪昌的攻击已经到达,八星实力含怒一击,威势若雷霆!

    这样迅速的发展让众人始料未及,除了最近的凌奕,所有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连搭把手的机会都没有。

    七星二纹对上八星之境,凌奕纵使天资卓越,比起凌豪昌始终积累不够,这等差距悬殊的越级战,恐怕能抵挡下也凶多吉少啊。

    好霸道的阵图,景琛将视线从金色书页上移开,意识开始刻录这个九九绝杀阵。

    先是阵骨,即大阵构架,将阵心,阵点,阵结理清勾画出

    但是不行,没多久,景琛感到一阵眩晕,刚将九个阵心刻录出,阵点才布到了第三十六个,就迫不得已停下来。

    这个阵图阵纹繁多,不像凌奕的凝冰阵那么简单,甚至,阵里涉及的一些知识并不与炼阵相通,而是完全的符纹回路。

    以他现在的知识初备,刻录下阵图太过勉强,强行驱使,以大阵的威力必然第一个伤到自己。

    景琛收了心思,合上小书。看来他要尽快熟悉符界的符纹体系,才能将这本符纹宝鉴收为己用。

    再次将帛留下的神识信息回想一遍,景琛把宝鉴的事暂时搁置一旁,意识回归识海,重拾对身体的控制权。

    识海上,金色小书的存在给偌大虚无之海镀上了金芒。

    “这是什么?”景琛心神归位之际,心头一突。

    识海上方,不知从哪飞出的白光越来愈多,每一团都带着血肉相连的气息。

    忽地,一团白光凭空消失不见。

    “这”景琛意识里多出了一些记忆片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