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 第2210章 陪她上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2210章 陪她上街
    自从和容哥重遇后,秀秀就发现,这男人甜言蜜语说的越来越好了。

    听了他的话,她嘴角也浮现了一抹控制不住的笑容,她仰头看着他,双眼都是亮晶晶的:“既然知道心疼我,你就快些好起来啊。”

    生病的滋味卫楚秀最了解不过,容哥平常身体强健,心性强大,往往生病起来,症状会更加迅猛。

    有些话,秀秀说不出口,她都表现在了行动之中。

    爱慕容辰,也心疼他,所以才希望他能平安健康。

    那样一个她看得比自己命都还重的男人,若是痛苦起来,难受的可是她啊。

    容辰本来想亲亲卫楚秀,后来觉得他还病着,太亲昵了不好,所以他只是用目光在她的唇|瓣上扫了扫。

    明明是很简单的动作,却被卫楚秀的脸给扫红了。没触碰到,却比触碰到了还要刺激。

    他微微低沉的声音,伴着悦耳的轻笑响起:“好,我一定尽快。”

    虽然说是尽快,但病去如抽丝,他之后有些时日没能下床。主要也是卫楚秀太紧张他,若是病情反反复复,还不如他多费些时间养好了呢。

    容辰以往身边的人都是他的侍从,没有兄弟,也没有朋友,所以心一直紧绷着。

    但如果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就不一样了,他不介意秀秀看到他最脆弱的一面。

    并且相信秀秀的强大,她能保护好自己。

    所以这次生病,身体虽然难受,他的内心还是挺欣喜的。

    就是家中那边催了几次,他和秀秀都没能回去。等他的病气终于过了,能回府去看看了,京城的人都在传,皇上和娘娘马上就能回京了。

    容辰看得出来,秀秀最近非常亢奋,在边疆那会儿,她也爱美,但是军营中没什么好条件,她顶多就是到镇子上买盒胭脂,买点首饰,平常还是穿着她那身戎装。

    但这次他带秀秀回京城,两个人要逗留一天,秀秀主动和他提出,想到街上去逛逛。

    如今大周百废俱兴,慕林算是个很有能力的摄政王了,京城的店铺都重新开张了。

    虽然没有大战前那么繁荣,但大家还是其乐融融的。

    自己的妻子想要去买东西,容辰怎么可能不答应,晚上和爹娘吃完的时候,就提了一句。

    容老爷和容夫人也不可能拦着他们两个,容夫人还挺开心地说:“快入冬了,你们是应该多添两身衣服,京城的冬天没有北荒那么冷吧?”

    “嗯,北荒如今都下雪了,一片冻土。”

    “京城的北风也很硬,你们多准备些总是没错的。”

    容辰长大了,可能对爹娘就不会那么依赖了,因为他身边还有一个卫楚秀。

    但是他们作为子女的,恐怕要等他们也有了孩子后才能理解,他们的父母有多依赖他们。

    容辰和卫楚秀笑着答应下来,说明日上街,肯定好好挑一挑。

    晚上在他们的卧房中,一番亲热后,卫楚秀软软地贴在容辰身上,他正伸手把玩着她的耳垂,一下又一笑。

    她莹白如玉的身子,藏在被子中,露出小半个肩头,就已经足够容辰遐思了。

    容辰觉得她就像是那种刚擀出来的面条,白白的,长长一条,和他的身子粘合着。

    卫楚秀迷迷糊糊的,还不忘同容辰说:“明日陪我去街上,不会觉得很无聊么?”

    容哥的衣裳不少,但基本都是一个样子,每次都是让他的侍卫给他买的。

    她虽然闭着眼睛,耳朵却是清明的,听容辰说:“陪你怎么会无聊。”

    分开那两年,真的是容辰一辈子都难以释怀的痛,现在他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看看卫楚秀还在不在他身边。

    如果她出去了,他肯定马上清醒过来,下床寻找。

    这么偏执浓烈的爱,他不想控制,秀秀肯定也明白。

    秀秀就是他所追求的那一番风景,只要她在身边,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

    卫楚秀被容辰给逗笑了,觉得他越来越能哄自己开心了。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她俨然快睡去了:“那别忘记,给爹娘也买点东西。”

    “好。”容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秀秀,睡吧。”

    昨天回来已经进宫复命过了,今日他们可以直接到街上去。

    两个人都是军人,起床的时辰很早,还在院子中舞枪,有丫鬟经过,看两个人均是英姿飒爽,一手长枪舞得漂亮,眼中满是惊艳。

    她从未见过这么般配的人,他们的动作明明都是一样的,但是一刚一柔,相得益彰。

    等两个人舞枪好,换了衣服,就到街上去了。

    卫楚秀直接去的成衣铺子,掌柜一看这两个人就非富即贵,亲自招待他们。

    当他询问卫楚秀,是想要什么样的冬装时,卫楚秀看了一眼他手边的那些衣服,指了指问:“这是什么?”

    掌柜马上解释着:“这是秋装啊,马上入冬了,卖不出去了,就准备收起来。”

    “我看一看。”冬装还是有点厚重了,卫楚秀觉得这些秋装就不错。

    料子不算薄,样式也好看。

    容辰看了看衣裳,又看了看专注的卫楚秀,小声问:“秀秀,你不会是想要买秋装吧?”

    卫楚秀抬头看他:“怎么,不行吗?”

    “你才刚生病痊愈没多久,穿少了着凉怎么办?”容辰担心地说。

    卫楚秀轻轻皱眉:“我很少生病的,这次之后,肯定很久都不会生病了。而且你也会武功,知道穿少一点,对于咱们没多大的影响。”

    道理是这样,可是容辰站在卫楚秀男人的角度上来,还是不愿同意。

    他直接同掌柜讲:“给她拿冬装,把秋装都收起来吧。”

    掌柜看了两个人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卫楚秀的脸上。虽然这位公子器宇轩昂,但他怎么说也当了二十几年掌柜了,陪着妻子来买衣裳的男人,他见了不知道有多少。

    像是这两个人,肯定是这位夫人说了更算一些,所以他要听卫楚秀的。

    果然,卫楚秀不同意容辰这样做:“掌柜你别拿走,等我再挑一挑。”

    容辰很是无奈,上前再劝:“秀秀,你别任性。”

    卫楚秀的犟脾气要是上来了,不管容辰怎样说,她都是不会听的,此刻不就是,她低着头,都不看容辰:“我没有任性,我就是想穿着漂亮的衣服见她。”

    容辰有点吃味,秀秀从来都没说过,要穿着漂亮裙子见自己的。

    “冬天的也很好看啊。”

    “不好看,太臃肿了。”卫楚秀最后不顾容辰的反对,挑了三身秋装,有一身虽然掌柜说是秋天穿的,但是容辰觉得料子太薄了,夏末都可以穿。

    卫楚秀却喜欢得不得了,容辰从她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她定然是想穿那最薄的去见元锦玉。

    不管怎样劝,卫楚秀就是一意孤行,容辰买办法,只能给她买了一件披风。

    那披风是用动物的毛皮做的,火红为主色,上面的花纹都和精致秀美。

    容辰知道秀秀喜欢戎装,喜欢长枪上的红缨,当他穿着红色的战甲时,格外迷人。

    果然这披风她穿着很合适,她自己也挺喜欢的。

    容辰已经算是很退步了,走出成衣店后,才同她说:“见面的话,记得穿着披风。”

    卫楚秀还在犹豫,这披风挺长的,都快把她的整条裙子遮住了,那她还费心买那么漂亮的衣服做什么。

    容辰的态度也强硬起来:“秀秀。”

    虽然只叫了她一声名字,秀秀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压迫感,只好点点头说:“好嘛,我答应你。”

    秀秀要买的东西不少,除了衣裳还有胭脂水粉,她平常不用这些东西,买到手都傻傻分不清楚,还是店铺中伙计给她一样样介绍的。

    她捧着东西傻笑,容辰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什么了,走上前问她:“怎么这样开心”

    秀秀抬头看容辰:“当初咱们成亲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美?”

    容辰被秀秀问的有点赫意,因为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秀秀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在床上等着他回来的样子,很快,画面就变成了她在他的身下妖娆绽放……

    不大自然地清咳一声,容辰还有些期待地问:“是啊,怎么?”

    卫楚秀抿唇笑着:“还能怎么?你说那会儿我会那么漂亮,就是因为用了胭脂水粉吧?这东西可真神奇。”

    容辰:“……”

    怎么可能是因为胭脂水粉的原因?秀秀本来就长得非常漂亮,天生丽质,再说哪个新娘会不好看?不是因为妆容,而是因为那份欣喜幸福的心情啊。

    秀秀之后的话,容辰都不用她说了,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无非是我用了胭脂水粉,肯定会变得和锦玉一样迷人一类的。

    给容辰父母的东西,秀秀一早就想好了,留到最后去买的。

    回府的路上,容辰一言不发,秀秀正沉浸在买了这么多东西的喜悦之中,也没发现容辰的异样。

    晚饭前,她把东西送给容辰的爹娘,他们果然很开心。

    一家人吃过饭,卫楚秀和容辰回了他们自己的院子,秀秀迫不及待地去试衣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