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鹰扬拜占庭 >> 第3章 拜谒达拉赛娜
鹰扬拜占庭 第3章 拜谒达拉赛娜
    四月中旬第一个礼拜日,“城中之城”佩拉投降。

    一万名威尼斯侨民,其中包括近三千名正规的圣马可公民必须要迎接君士坦丁堡新皇帝的无情处断。

    在君士坦丁圆形大广场上,所有俘虏包括总领事莫利托.罗素在内,也包括许多妇孺,被暴虐的军人围起来。在这其中很多妇人原本都是都城里的罗马女子,因贪慕威尼斯人的财富而和他们姘居,最先倒霉的是她们——市民们朝着她们扔石块,还有的人被当中撕破衣服,剪去发髻,咒骂声震天动地,她们与威尼斯人生下来的幼年孩子们在一旁惊恐地号哭——都城的群氓们很快就淡忘了大赛马场、大马球场、圣保罗大救济院的血迹,将满腔的血气愤怒宣泄在遭难的异邦人身上。

    阿马尔菲、比萨的商人得意洋洋、幸灾乐祸,他们穿着节日的丝绸斗篷,站在旁边街道的楼宇上,像是在看一出盛大的喜剧,互相敬酒。其中两个城邦居然还抛弃前嫌,和海岸那边的巴里城缔结了同盟商贸关系,“誓约要在马上强大敌人的围攻下互相保护,并依托巴塞琉斯.高文的力量”,并希望拉上热腊鸭一起加入进来,虽然传统上比萨也是个教皇派城市,但东方蕴藏的财富早已让它舍弃了忠贞信仰,并且能在君士坦丁堡排挤出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是多么快意的事情。

    当然两座城邦眼中的敌人,一个是西西里诺曼王国,一个是托斯卡纳教廷与伦巴第城市联盟。

    而阿马尔菲更是希望在埃及,也把威尼斯人给排挤出去!

    酷热的太阳照在乱糟糟哀声一片的广场上,士兵们都在不耐烦地等待着自加利波利行宫来的敕令:如果皇帝叫他们动手屠杀,那就叫广场四周的水渠全部漂满鲜血。

    莫利托表现了很大的勇敢,他号召所有男子,将妇孺挡在身后,和围攻来的市民愤怒地理论争吵,这位总领事满身是虚脱的汗水,站在烈日下嗓子几近失声,但还在坚守着自己的职责。

    半个时辰后,正在行宫和家人共处的高文,派遣“司门官”木扎非阿丁(而后掌管寝宫和门塔钥匙的,可以说是非常得到信任的官职,虽然品阶不高)送来了宣敕:

    “自此在朕和帝国的敕令文书当中,威尼斯执政官将被褫夺达尔马提亚大贵族的头衔,约翰将被称作‘克里特僭主’,君士坦丁.伯丁将被称作‘斯拉夫叛党’,而匈牙利王将被降格为‘突厥酋长’,西西里将被目为‘叙拉古匪徒’。所有在佩拉城里的达尔马提亚逆党被俘的侨民们,将被籍没所有财产,剥夺所有安全和律法保障,他们将不再受罗马万民法的保护,佩拉街区的圣马可教堂将被夷平或作为他用。三千威尼斯人,一半发配到塞琉西亚的军工作坊为奴工,一半发配去大亚美尼亚银矿里做工。其余的妇孺,全部送到皇都各丝织工坊、皮革工坊、船坞里为奴。

    总领事莫利托,朕曾和他交好,并钦佩他的尽心尽责,但朕不能宽宥他,因为他要为帝国与威尼斯交涉失败而承担罪责,朕将剥夺他的自由,但是给予他一名佩剑贵族的品阶禄金,务求衣食无缺,并流放到梅地亚港拘禁起来。”

    敕令宣读完毕后,整个广场里一半是雷鸣般的欢呼,一半是堕入地狱的哀号。

    “祝圣乔治!”

    “祝圣尼古拉斯!”

    看到这个情景,两个惬意旁观的城邦商人更加满足,集体互相祝酒,“下地狱去吧,威尼斯的群猪们。”

    饮完酒水他们走到印度柚木做的华丽圆餐桌前,各自披起了象征着身份的红色罩衫,这两个城邦现在都归于“红党序列”,这说明新的高文皇帝不把他们当外人,但行商的航路和品类却也有着严格的限制:比萨可走帖罗奔尼撒航路,阿马尔菲走萨摩斯和塞浦路斯航路,而马上也要加入进来的热腊鸭,则享有塔尔苏斯和亚历山大勒达湾(塔尔苏斯、阿达纳到安条克间的海湾)的利权,他们都归比尔列奥尼监管。而红党里的赵昭,则监管伊科尼乌姆、特拉布宗和法希斯的海陆商路,在未来准备于哈扎尔海(里海)开拓。

    至于蓝党,高文则把色雷斯及未来马其顿间数条重要河运商路,及整个西攸克兴海的诸港口,及整条多瑙河航路都分配给他们,并号召他们积极经商、造船,复兴昔日帝国的商业气象。

    入夜后,高文静静站在潘特波普特斯救世主修道院的门廊之中。

    蒙头修女达拉赛娜就坐在对面,冷冷地看着他。

    两人间的仇恨是必然的,达拉赛娜毕生都在致力于营造科穆宁帝国,这是她对儿子的承诺和责任,阿莱克修斯还年轻还没登上皇位时,这位精力勃勃手腕高超的女性就不断在帝国各个家族间游走博弈,像最优秀的织布女工般,为科穆宁家族织就最妥善最稳固的网。故而四凯撒内战时,不管其他家族的立场如何变换,但科穆宁家族永远都是坐收渔利的。

    然而这种巧妙的“科穆宁式密谋术”,却被高文用燃着火的剑(大炮、火铳、新式野战攻城战术,和领国内的新军事体制)给无情刺穿撕裂——菲罗梅隆战场,阿莱克修斯兵败如山倒,玩了一辈子的密谋家,最终枉死在另外一场可耻的密谋当中。

    达拉赛娜的梦想,在生命快要走到终点时,彻彻底底地破灭掉了。

    “你这个瓦良格野蛮人,你的统治也不会长久持续下去的。”老妇人咬牙切齿,“你现在害死我的儿子,得到艾琳和安娜这两个叛徒的支持,就认为可以稳稳保住皇冠了?不,你开罪了神圣的教会。”

    “朕可以再创立个新的教会。”高文踱了两步,打断她说,“一个能劝导国民,宣扬信义,也能振奋国民精神和士气的新型教会。”接着他有些轻蔑地看了达拉赛娜眼,“也许这对你们来说很难想象,因为你们永远害怕得罪教会导致灵魂得不到救赎,但朕却毫不害怕,朕只在乎人世的功业,不挂记死后的所处。”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