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主宰江山 >>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中国人这是要干什么?
主宰江山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中国人这是要干什么?
    “老板,这是我在不惊动西班牙人的情况下,能买到的所有查鲁亚人了。”埃斯特角城城外,一名二十来岁商行职员打扮的中国人向他的老板,陈汉军情局南美司乌拉圭处的行动科科长冯月生汇报道。

    冯月生是明妃冯氏的族弟,老冯家的嫡支是断绝了,但这不是说冯英廉他祖上就全都一脉单传。

    冯月生就是冯家的人,而且血脉离的还不远。

    他如今虽只是乌拉圭处的行动科科长,可这并不是说他的品阶就低。

    南美是军情局的重点经营区域,因为某种不可言明的原因,南美司的排名早好几年就已经超越了欧洲司。其一把手的职衔比之陈亮也只低了半级,还兼任着军情局的副职。

    乌拉圭处是极度危险的情报前线,处长的职衔比之司长又只低了半级。而冯月生这行动科的职衔比之处长又只低了半级。

    所以说他的职位一点都不低。

    陈亮也才从二品,南美司一把手是正三品,乌拉圭处的负责人就是从三品大员,而年龄才三十二岁的冯月生就是正儿八经的正四品。

    这样得品级要是调回国内,他能负责省一级的国安分局。

    冯月生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了看那些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查鲁亚人。

    这些人大约有二三百人,高矮不一,年龄不一,但看起来却都很瘦。

    当然,‘瘦’并不等于‘弱’。

    这些人虽然看着干瘦,但只要他们心底里能有一股熊熊燃烧的火儿,他们就是强者。

    身体的瘦弱是他们劳累过度和长期营养不良的标志。很多人的身上还有伤痕,似乎是被他们的主人虐待过,手脚上也还戴着镣铐,走起路来稀里哗啦响。

    不过别看他们此刻一个个身体上凄惨无比的样子,但精神上却很是振奋。因为他们的新主人很善良,他们刚刚来到这里就每人领到了一张厚厚的面饼,还有一小块咸疙瘩。

    而且发饼子给他们的是与查鲁亚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这些人能说一口流利的土著语,显然他们也是查鲁亚人。

    所以这二三百查鲁亚人全都用尊敬、友善的眼睛看到着那些一样是黄皮肤,但跟他们却又有着明显不同的外族人。他们会善待大家吧?只要每天有足够吃的食物,他们每个人都会用尽全力的去干活。而很多人想到日后天天都有足够吃的食物的时候,心中的戾气都不自觉的消散了许多。那样的日子真太美好了!

    “老板,这些人如果不够用,咱们就只能直接向西班牙人购买他们手下的奴隶了。”

    年轻人向冯月生说道。

    查鲁亚人和马普切人等南美洲较寒冷地区的土著,都不是什么适合做奴隶的种族。

    这些印第安人崇尚自由,生性好斗,远不如黑人温驯,更不如黑人耐干重活,如非必要,捕捉他们做奴隶是很不划算的。

    所以西班牙人杀起这些土著来也半点不心疼。

    从西历1777年,西班牙彻底征服乌拉圭——他们打赢了巴西的葡萄牙人,到现在也不过17年的时间,乌拉圭境内的印第安人已经减少了五六万人。

    听军情局的调查,西班牙人光是整部落整部落的屠戮,就干了不下二十次。平均每年都要一次还多!

    有压迫就有反抗。查鲁亚人跟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战争也持续一二百年了。虽然西班牙人控制了整个乌拉圭,但查鲁亚人不但四处逃亡,还频频起来反抗,反过来袭击西班牙的殖民点,袭击进入乌拉圭的西班牙自耕农,捣毁西班牙上层奴隶主和贵族官僚的种植园。并且还在可疑的外国势力的秘密资助下搞起了长期的骚扰战争,让西班牙人频频出动兵力镇压。

    虽然西班牙人很清楚那可以的外国势力是谁,除了隔壁巴西的葡萄牙人外,还能有谁?

    那时为了保障自己在乌拉圭的统治,西班牙人都从智利调兵了,同时还收买了其他部族的印第安人配合他们作战,花费了无数的金钱和相当长的时间,这才把那股反抗浪潮镇压了下去。

    埃斯特角城是乌拉圭南部海岸的港口城市,距离蒙得维的亚并不太遥远,也处于拉普拉塔河口区。

    这个地方早就不存在印第安人生活了。但行动科的人能从这儿不动声色的购买到二三百查鲁亚人,那些查鲁亚人当然也是奴隶了。

    在之前查鲁亚人掀起的反抗浪潮过后,西班牙人非但没有减轻对查鲁亚人的压迫。相反,他们是变本加厉,制定了更严格的管制措施,大批查鲁亚人在西班牙殖民者的残酷暴政之下死去,同样很多的查鲁亚人也被西班牙殖民者送入了各地的种植园和奴隶主手下。

    这些人都是仇恨的种子。

    只可惜,陈汉与西班牙人的战争,就算再怎么进行,也不可能波及到拉普拉塔河口。

    否则的话——冯月生就觉得很有必要在关键时候,派出一支舰队席卷了拉普拉特河口,释放西班牙种植园里的查鲁亚人和黑人奴隶,甚至是白人契约奴,给他们发放武器,让他们去找西班牙人算账去,那绝对能让西班牙人在拉普拉塔河口地区的统治基础受到极大的动摇——这里会变成一片血海地狱,甚至是彻底的将之摧毁。

    在乌拉圭,查鲁亚人是恨透了西班牙人。军情局现在要做的事儿,就是选择一批火种,小心的培养起来,让他们养好身子,学会使用武器和制造火药等简易破坏性武器,然后制造事端,让他们‘自由’,让他们去点燃熊熊的战火。

    而当冯月生向眼前的查鲁亚人宣布会在五年后给予他们人生自由,老实听话的人将有足够的食物吃,并宣布了他们今后几个月里的生活待遇和要教给他们使用武器后,这些人立刻欢呼雀跃了起来。

    而在拿到武器的两个月后,这些人便纷纷‘越狱逃走’,并且偷走了武器,逃到了乡下的农场、牧场和庄园,去袭击曾经残酷奴役他们的西班牙农场主、奴隶主,瓜分他们的金钱和牛羊,杀掉一切看得到的西班牙人,再将那些花费了很多人力物力财力辛苦修建起来的庄园、仓库、房舍,全都焚毁一空。

    复仇的焰火是没有理智的。

    大群的查鲁亚人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中,大群的西班牙自由农狼狈的逃去了蒙得维的亚。那里是西班牙人在乌拉圭的统治中心。

    西班牙人当然立刻就派出军队镇压。但他们的镇压方式就是屠戮,杀掉一起的印第安人,这让起来反抗的印第安人变得越来越多。而刚刚获得自由的查鲁亚人并不是蠢蛋,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队伍不是西班牙人的对手,他们当中的首领们更是被军情局细心培养了好几个月,因为他们就在乌拉圭辽阔的土地上愉快的玩耍起了游击战。

    想要破解这种战斗,并不怎么困难。

    但那需要大量的兵力和财富,还有物力和时间。

    夏天是收获的季节,万物历经了春天的播种和生长之后,就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成熟期,粮食、水果,这可是乌拉圭经济的主要支柱产业。这个时候掀起的乌拉圭大‘起义’,给西班牙人制造了太大的被动。

    不管这场新的起义在什么时候才被西班牙人给镇压下去,乌拉圭在今年的‘经济’是完蛋了。

    战火很快就在乌拉圭境内燃烧了起来。

    西班牙人对乌拉圭粗糙的管理模式让军情局的人有太多的可乘之机了,大批的军火和火药物质被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了乌拉圭腹地。

    虽然西班牙人很反感中国,但是他们对中国廉价又高品质的货物却反感不起来。尤其是法国大革命的影响,让西班牙这个法国货的传统市场没有了最大货物来源。如今的西班牙本土上,是流入了大量的英国货,但是在美洲的西属殖民地里,不管是墨西哥,还是哥伦比亚,亦或者是阿根廷、乌拉圭,都有一定比例的市场份额属于了中国货。不管后者的来路是正规的入关,还是走私。

    乌拉圭的局势就这样的在军情局的尽心扶持下失控了起来。学会了游击战的查鲁亚人,充分利用了自己熟悉地理的优势,拿着军情局发放的武器(有着相当一部分是冷兵器)开始在乡下流动作乱。

    他们不会轻易去攻打西班牙人的城镇,但对于乡下的庄园和种植园,亦或者是西班牙的自由农,那就大占优势了。势单力薄的西班牙农民根本抵挡不住查鲁亚人的袭击,乡村里每天都有枪声和喊杀声响亮,抢劫、谋杀和强奸案件多不胜数。就像西班牙人对待查鲁亚人一样,查鲁亚人也如此的去对待西班牙人。到最后无数的西班牙农民就只能携带部分粮食财产,跨上马背,逃到蒙德维的亚周边避难。至少在这里,那些恶魔一样的印第安暴徒是不敢杀过来的。

    在蒙德维的亚的周边,一些西班牙贵族和大奴隶主、大地主、大商人也拥有自保的力量。

    火枪火炮对于他们并不是多么稀罕。

    他们还有相当的人手,要知道一些大奴隶主手中本来就有军队,大地主、大商人的重合度很高,他们在城外的农场庄园内本来就拥有着不在少数的雇佣工人,以生产羊毛、肉类、皮革等。只要把人妥善的组织起来,那些农场庄园摇身一变就能成为一个个堡垒。

    庄园内的男丁们凭借着火力轻松的就能抵挡住查鲁亚人的进攻。

    只不过这样的‘人’终究只是少数罢了。在这股突然掀起的查鲁亚反抗浪潮中,大量白人移民是缺乏足够的自保能力的,他们大多被杀,庄园被毁,财产被掠夺,西班牙人在乌拉圭花费好大心血经营起来的殖民统治,除了蒙德维的亚周边,除了拉普拉塔河沿岸地区之外,其他的很多地方都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尤其让西班牙人赶到恐慌的是,葡萄牙人坚决否定了自己在背后捣鬼的行为。那么这事儿要不是葡萄牙人在捣鬼,又会是谁呢?

    西班牙人不是笨蛋,殖民地当局中也是有精明的人的。

    军情局做事儿虽然小心翼翼,但既然做了,那就必然会留下痕迹。

    所以在乌拉圭的战火燃烧起来不久,西班牙人就锁定了幕后主使——中国人。

    这让整个西属美洲都觉得骨子里发冷。

    中国人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是要挑起新的中西美洲战争吗?

    趁着西班牙本土陷入反法战争中的机会,再一次对西属美洲殖民地下手?

    由不得西班牙人不提高警惕。之前的中西美洲战争,他们的损失太惨重了。卡洛斯三世从英国人身上抠出的那点利益,根本弥补不了西班牙的损失。

    而现在双方和平才十年,中国人就又要对着西属美洲殖民地打主意了吗?

    对比这个‘假设’,乌拉圭地区正在发生的反抗战争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那股原本只在东南部地区盛行的反抗浪潮,现如今已经蔓延到乌拉圭的中西部地区。各个西班牙定居点、村落或农场中不断有奴隶逃亡加入,或被赶来的反抗军所解救。印第安部落就更别说了,查鲁亚人大规模的加入其中,查纳人、雅罗人、博安内人和格诺亚人也纷纷加入。

    他们中本来有一些人在之前的战争中是站到了西班牙人一边的。可是在战争结束之后,他们却并没有得到西班牙人的‘另眼相看’。

    大量的西班牙平民死亡,或者是不知所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反抗军的残暴程度与西班牙人有的一拼,以至于他们连白人小孩都不放过,在军情局的引导下,在西班牙人的手忙脚乱下,局面是一步步的恶化了下去。

    可是西班牙人这个时候的主要精力却已经被中国给吸引去了。

    西属美洲殖民当局的大佬当然懂得要把消息尽量快的送到马德里去,可他们又清楚,马德里不可能轻易地退出反法联盟的。

    因为如今意大利方面的战争,进行的还不算差。

    雅各宾革命政府内外皆有敌人,第一次反法同盟不仅看不到失败的阴云,相反他们还能看到胜利的希望。所以马德里不会轻易退出战争——那会让他们彻底得罪英国人为首的很多个欧洲强国。那么中国人要趁机发起战争了,墨西哥城还能保住吗?

    “英国人,我们需要伦敦的支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