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若是情深,怎会缘浅 >> 第157章 螳螂捕蝉
若是情深,怎会缘浅 第157章 螳螂捕蝉
    见林未晚并不打算帮忙,陈淑娴眉头紧蹙,面上表情凝重,

    她这边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的林未晚突然叫住了她,“等一下。”

    陈淑娴转过身,眼中带着微微的希冀。

    林未晚那双湛蓝的色眼睛紧锁住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顾总为什么不愿意跟沈家合作?”

    闻言,陈淑娴眉间褶皱渐深,微微沉吟着,但是却始终不肯开口。

    见状,林未晚从椅子上站起来,绯色的唇畔勾勒出一丝笑意,语调极淡,“陈总,想必你也知道,之所以这批货会出现问题,是因为什么,如今你们林氏毕竟是顾氏财团的子公司,那位想弄死你们林氏,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倒不如你我合作,怎么样?”

    对于林氏,她深知陈淑娴一直将林氏看的很重,否则当年也不会蛰伏那么多年,只为了在林建业入狱后直接召集了董事会上演了逼宫的戏码。

    现在五年过去,林氏越发强大,而陈淑娴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林氏毁于一旦,如今的她,深知林氏只是她一个人的。

    自然是要好好守护。

    陈淑娴眼底闪过丝丝挣扎之意,显然是在考虑着林未晚这句话里的意图。

    见着陈淑娴犹豫不决,林未晚唇畔笑意越发深邃,她绕过办公桌,走到陈淑娴面前,然后将夹在书里的一张照片递给陈淑娴,眼底浮现是丝丝缕缕的笑意,意有所指的开口,“这段时间顾氏财团因为建筑工地坍塌一事,名声扫地,而顾总却没有任何动作,怎么陈总好像都不觉得奇怪呢,恩?”

    陈淑娴低头,看着林未晚递过来的那张照片时,伸手接过,可是当她看见照片上的内容时,顿时瞳孔紧缩。

    瞧着陈淑娴握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林未晚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陈总一向聪慧,怎么就看不透眼前的形势,顾总早就洞察一切,现在的不解决,不过就是为了钓鱼而已,而陈总以为,事情一拖再拖,就会彻底过去?”

    她轻笑一声,面上表情满含深意,清清楚楚的说着,“陈总,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眼前的形式已经那么明朗,难不成还当真以为躲在后面就没人看见?”

    闻言,陈淑娴握着照片的手狠狠一抖。

    好半晌,陈淑娴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斟酌半晌后开口,“沈家的沈庭轩,与顾总前妻以前是男女朋友。”

    见状,林未晚冷嗤,“合着我劝了陈总半天,似乎压根没什么效果。”

    陈淑娴见林未晚眼中的审视之意,思虑了半晌,最终还是说出真相,“顾总前妻去世之前,曾经进过监狱,而当时沈家,也出了一份力。”

    顿时,林未晚眸色犀利的眯起,语气变得高深莫测,但是却又带着浅凉之意,“他们做了什么?”

    “与当年俊峰实业的傅董相互勾结,硬是让他们在林氏的定西工厂查到了那些毒品,以及后来,提供的人证都与沈家有联系。”

    林未晚眼底的神色越来越冷,语气甚至带着令人胆寒的冷意,“目的呢?为什么要针对顾总的前妻?”

    陈淑娴见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干脆和盘托出,“当年林建业进监狱,其实沈老也曾在背后出过一份力,后来顾总前妻与沈庭轩分手后,她曾经去沈家施与援手,但是沈家未曾答应,后来顾总前妻与顾总在一起后,沈老曾经希望顾总前妻替沈家跟顾家牵线搭桥,顾总前妻没肯答应,拂了沈老的面子,所以才……”

    “所以才落井下石,送了顾总前妻进了监狱?”林未晚嗓音泛冷的替陈淑娴把话说完。

    然而林未晚却始终未曾想到,原来当年,沈家也有参与进去。

    难怪啊!

    难怪她当年无论如何求沈庭轩帮忙,他都不肯松口,原来还有这一茬?

    很好!这笔账她先记着!

    而陈淑娴却并不知道,她今日所言,是沈家日后倾覆的主要症结所在。

    陈淑娴瞧着林未晚脸上冰冷之意,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现在,她已经将话挑明,自然是想要急于得到林未晚的帮助。

    “那叶总,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解决的办法?”

    剩下的话,她并未挑明。

    然而林未晚情绪寡淡,眼睛里没有波澜,似是不经意的道,“办法我这里没有。”

    见陈淑娴因为她这一句话,而陡然变色的脸,她薄唇挽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但是你可以去找一个人。”

    闻言,陈淑娴抬眸看向林未晚面上有着看不透的深意,急声问,“谁?”

    ……

    待陈淑娴走后,林未晚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刚响一声,电话就被接起,传出满含深意的声音,“办成了?”

    林未晚淡笑,气息有些冷凝,“恩,她今天应该就会去找你。”

    “很好,不过顾景之前去找了沈老,看样子,应该是知道了。”男人声音很淡,但是却又隐隐透着忧虑。

    而这边,林未晚则瞬间眯起了眼,薄唇抿出一抹较为冷凝的弧度,陈淑娴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顾景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所以沈家的那批货,应该只是一个开胃菜,毕竟这一次沈家送给顾景这么一份大礼,他肯定也会好好回报他的。”

    闻言,沈北衍轻笑一声,话里满含深意,“你好像还挺了解他的?”

    对此,林未晚并未过过多解释,“他的手段,一向让人捉摸不透。”就好比当年的种种,她从头至尾都未曾看透一般。

    “这一点我跟你看法一致,这一次能让他栽个跟头,估摸着以后再想找机会就难了。”沈北衍的声音蕴着沉沉的笑意。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林未晚看见来人时,不动声色的淡淡开口,“好了,我还有事儿,下次聊,再见。”

    说完,就掐断了电话。

    而推门而进的顾景见着林未晚眉心紧蹙,面上似有一副不郁之色,不禁扬眉问,“出了什么事儿,让叶总面有愁色?”

    对此,林未晚不冷不热的回了句,“我刚上任,顾氏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如果再不解决,本来就对我不甚满意的董事会,更是有话批斗我,这么大一件事儿摆在我眼前,我可不像顾总,万事不愁。”

    她语气里暗含奚落。

    顾景面上却笑意不减,嗓音维持着他一贯的温和淡然,“有我在,叶总愁什么,天塌下来,我也会定会保叶总无虞。”

    对于顾景的话,林未晚眼底露出一抹淡讽,“是吗?那真是有劳顾总了。”

    顾景对于她并不是走心的感谢也未曾放在眼里,而是走到她身边,见她正在盯着电脑屏幕上有关于顾氏财团的新闻在观看时,突然意有所指的问了一句,“陈总来找过你了。”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笃定。

    林未晚听见这话只觉得好笑,顾景一贯就是这样,说正事儿之前,先铺垫一番,降低对方的戒备心。

    而她最最讨厌的,就是他的有心计。

    “是,顾总有什么高见么?”林未晚眸光毫不避让的对上他的,像是要看进他的灵魂深处,将他看个通透。

    可是顾景的眼底,除了浅淡的笑意,再无其他。

    “高见?叶总不是已经给了么,怎么还问我?”顾景语气意有所指,但是却不将话挑明。

    林未晚闻言,唇畔讥讽的笑意越发浓厚,语调凉薄,“顾总每天这样说话藏着掖着的,不觉着累?”

    顾景走近了他,伸手将她放在桌子上的那张相片拿起来端详半晌后笑回,语调极淡,听不出情绪,“如果叶总希望我能坦诚,只要开口说一句,我或许可以满足叶总的要求。”

    林未晚抬眸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端详着他手上那个相框的男人,她的手指捏紧了点,眼底闪过一丝暗芒,薄唇微启,“那么我又怎么能够知道,顾总对我坦诚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顿时,顾景握着相框的手微微一顿,面色几不可查的沉了下去,眸光陡然变的幽深。

    唇畔的笑意不若之前明朗,他的声音如同浸了墨,沉的化不开,“叶总似乎很了解我,还是说……叶总以前也被人骗过,所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林未晚顿时浑身一僵,顾景的视线,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困在其中,动弹不得。

    就在两人对视,空气中隐约闻见火花的味道时,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

    紧接着章秘书就推门进来了。

    “顾总,您办公室来了客人,乔秘书让我来告诉您一声。”

    章秘书觉着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古怪,说完之后,立马识趣的闭嘴。

    而这边,顾景双眼紧锁住林未晚半晌后,终于率先移开了视线,薄唇微掀,没有丝毫温度,“好,我知道了。”

    章秘书见状,赶紧关上门走了出去。

    屋内气氛太过压抑,她多待会儿都觉着喘不上气来。

    顾景转身离开之时,情绪不明的丢了一句,“叶总下次要记得,看人的时候,不要眼中蕴着水光,那样只会有让人想要扒光你的冲动。”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