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婚不守舍 >> 第49章 喜悦
婚不守舍 第49章 喜悦
    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腹部的伤口,让刚醒过来的我就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我微微抬起头,病房四周空空荡荡的,悄无声息。

    我腹部的位置也凹陷了下去,我一惊,立马想支起身子。

    可腹部实在太疼了,我只好又重新躺了回去。

    硕大的房间里,只有我自己。

    没有家属,没有医生,更没有我的孩子。

    恐惧感瞬时间袭遍全身,许是因为打着点滴的关系,我觉得自己此时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都变得冰凉。

    我的孩子呢?

    此时此刻我心里就只有这一个想法。

    我的孩子呢!

    我越想越害怕!

    顾墨琛说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要给他,他是不是已经把孩子抢走了?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我的脑子已经开始自动胡思乱想。

    眼泪也不停地顺着眼角淌下来,我整个人都快要绝望了!

    我突然发现床头上的急救铃,看到它,我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狂按。

    很快,医生跟护士便从病房门外赶了进来。

    跟在他们身后,还有两个人,是何律师,还有顾墨琛!

    我一边哭,一边向他们问道:“孩子!我的孩子呢?!他还好吗?他在哪?!”

    “孙女士,你别太激动,宝宝有点黄疸高,他现在在保温箱。”

    “我不信!你们骗我!顾墨琛!你是不是把孩子带走了?!求你!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吧!我不要钱,我只要他!求你们了!可怜可怜我!把我孩子还给我吧。”

    我生怕他们是在骗我,哭闹不止,还抓着医生的胳膊,不管谁来劝我我都不撒手。

    顾墨琛急忙拨开众人来到我面前,安慰道:“孙瑜,你别这么激动!宝宝真的在保温箱!你刚做完剖腹产,还不能下床!等你恢复好了,我立马带你去看他。”

    “我不信!你们谁的话我都不信!我一定要亲眼看见孩子才放心!求你们了,让我看他一眼,就一眼!”

    顾墨琛见实在拗不过我,便让医生护士推着我的车床,来到保温室门外。

    还让他们把我们的宝宝,换到玻璃窗最近的位置,为的是让我将床摇起之后就能够看到他。

    玻璃窗内一个个小小的保温箱里,装着那么多的小生命。他们都小小的,躺在里面,闭着眼睛。

    小手小脚还不停的乱瞪着,看上去就像小猫咪一样让人窝心。

    顾墨琛握住我的一只手,用另一只手指着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保温箱说道:“孙瑜,你看,这个就是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虽然黄疸有点高,但他可是个七斤六两的大胖小子!为了把他生下来,老婆……你真的辛苦了!”

    我望着躺在保温箱里的宝宝,我多想能近距离的看看他啊!

    他那柔软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我孙瑜跟顾墨琛的血液。

    第一次,我觉得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

    他对我的意义,跟顾墨琛不同。

    他是我人生的延续,我血脉的延续,更是我后半生的希望。

    眼泪刚收回去,在看到这个小家伙的这一刻,又抑制不住的淌了下来。

    我紧紧地捏着顾墨琛的手,激动的说道:“我们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

    顾墨琛将我搂在怀里,在我的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老婆,你放心,只要我顾墨琛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你跟孩子吃苦!”

    然而此时我已经顾不上他的这些情话,不论他对我怎么样,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只要他对我们的孩子好,就足够了。

    在医院的悉心照料下,孩子很快就从保温箱里出来了。

    顾墨琛帮我请了两个高级保姆,一个24小时的在我旁边帮我带宝宝,另一个则照顾我跟孩子在医院里的饮食起居。

    虽然身子在一天天的恢复着,但毕竟是剖腹产,相对比顺产的产妇,我还是要在医院住很多天才可以离开。

    而这些天,顾墨琛也没白天没黑夜的陪着我。

    “墨琛……”

    “我不想听你叫我的名字!”顾墨琛抱着宝宝在我旁边坐着。

    老公这两个字,在我心中含有的分量感很重。

    我跟顾墨琛在法律的角度上已经离了婚,我再这么叫他,必然是不合适的。

    可是看他对我那么紧张,对孩子那么紧张,我又不忍心让他失望。所以……我只好就妥协了,继续叫他老公。

    自从宝宝出了保温箱,顾墨琛就成了护娃狂魔,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他在抱娃,生怕抱不好,让宝宝摔到,磕着,碰着的!

    而且他现在还变得敏感多疑,整天疑神疑鬼的。

    医院走廊里的人多了,他就不敢出门,怕人多传染病多,孩子免疫系统没长成,怕他别感染到什么不好的细菌。

    看了一些在医院里拐卖儿童的新闻,他抱着孩子的时候,看谁都觉得不像好人。

    虽然我也爱我们的孩子,但不得不说,他现在的反应,着实有些过了。

    宝宝已经睡着了,我跟他说话的声音也自然放轻放缓了许多。

    这些天,顾墨琛在病房里陪我住着,衣服没换,澡也没洗,胡子茬都长满了下巴。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颓废的样子。

    “老公!你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睡觉了,要不你把孩子给黄阿姨,让她看一下,你到旁边的床上睡一下吧。”

    身体恢复的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比较能睡。

    但我听何律师说,我生产当天夜里,顾墨琛开了一夜的车赶到医院。

    当时医生正在里面给我做剖腹,所以他没能亲眼目睹我生孩子的过程。

    他一直觉得对我跟孩子很愧疚!

    而且我先是顺产,难产之后又剖腹产,人家生一个孩子的痛苦,我经历的两遍。

    所以他就一直不睡,一直我跟孩子两边跑。

    顾墨琛的反应明显变得有些迟缓,他摇摇头:“不行!我好歹也在这坚持到你跟宝宝出院!我不能睡!”

    “你别固执了!你要真把自己累出个好歹来,我跟宝宝以后怎么办?”

    顾墨琛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于是他便恋恋不舍地将怀里的宝宝,放到了黄阿姨的怀中。

    “那我先去睡俩小时,两个小时以后,你一定要叫醒我啊!”

    “好!我一定会叫你,快睡吧,睡饱了,才能照顾我们啊!”

    现在的顾墨琛,就像个孩子一样,还得要我哄着。

    见他在旁边的床上躺下,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说真的,像他这么熬,我真的怕他哪天会因为操劳过度,出现什么问题。

    顾墨琛这一睡,就睡了十几个小时。

    中间我也睡了几个小时。

    宝宝夜里饿了,总喜欢哭闹,我怕他会闹到顾墨琛,每次喂奶都抱着他去卫生间喂。

    就这样,好歹让顾墨琛睡上了一个完整的觉。

    第二天清早,顾墨琛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我面前。

    他是睡好了,我这一晚上倒是过的很疲惫。

    不过既然选择将孩子生下来,这些事我便早已做好了准备。

    我只是想弄清楚,为什么我怀孕生孩子这件事,顾墨琛要费这么大的周章。

    他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老公,你现在可以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了吧?”

    顾墨琛捧起我的双手,将我的手握在手心儿里。

    “这件事,其实我想再晚点告诉你,不过既然已经这样,现在就说了吧!其实……我们并没有离婚……”

    顾墨琛将我们的结婚证拿了出来,放在我的手上。

    我盯着那两个结婚证,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当时我们去民政局的时候,那个离婚证是现场办的啊!这婚怎么会没离呢?”

    “你还记得当时办事员中途换过人吧?”

    “嗯!”

    “后面来给我们办离婚的那个,是我公司的员工。当时我让人提前跟民政局的人串通,就有了假离婚证……”

    原来……一切都是顾墨琛设计好的套路……

    “可你为什么要跟我假离婚?”

    “目的是……我想揪出上次强制让你流产的幕后黑手。我一直怀疑这件事是我妈做的,或者是唐倩,也或者,是她们两个一起。我妈毕竟生我养我,为了做了那么多,唐倩也因为我,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年。所以这件事我必须查清楚!因为我不想误会任何人!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给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一个交代!”

    原来,这一切都是顾墨琛故意制造的障眼法。

    “如果我不跟你离婚,他们就不会对我放下戒心,亦不会露出破绽。但让我坚定跟你演一出假离婚这个戏码的原因是,我们现在的宝宝!我怕这个孩子也被她们知道了,还会遭毒手!孙瑜,你要相信我,我做的这些事,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

    听到顾墨琛对我的坦白,我突然发觉眼前的这个男人,远比我想的要更加温暖。

    我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虽然我理解他的心意,可我还是觉得他什么都不告诉我这样不妥。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提前跟我打招呼呢?为什么非要等一切都发生了才肯跟我说实话?在你心里,你是不是还是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

    顾墨琛被我的胡搅蛮缠搞得有些无奈,他轻轻地刮了下我的鼻梁,小声说道:“你那点演技,我怕还没等我的计划开始,就全都泡汤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