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摩卡娱乐官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六十一章 大好头颅谁人取(四)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第六十一章 大好头颅谁人取(四)
    深夜,在南岸的新军营地内,王睦原本已经躺下,却始终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对面的兵数更少,素质也远远不如己方。明日正面决战,几乎是十成十的胜算。那么绿林军方面,今夜多半会来夜袭。

    而早在全军歇息之前,王睦便已经通令了下去,今夜必须加强戒备,全军小心对面的夜袭。

    然而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却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骚动。哪怕布置已经万全,却还是隐隐觉得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犹豫再三,王睦还是让卫兵将甄阜传唤了过来,吩咐他将值夜的卫兵人数再加上一倍,同时留出一万人来,集中在主营之旁,随时候命。

    “这……是不是太多了些?”甄阜听到这样的苦着脸,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对方或许会来夜袭,但即便是现在的防卫,也已经足够多了。侍中大人的谨慎,属下很是钦佩。但若是这样下去的话,明日决战,恐怕士兵会太疲劳了……”

    而在他的心中,却早已将眼前的王睦划归作了个怯懦无能,胆小怕死之徒。

    还一万人守在你的主营之旁?怕死也不是这么个怕法啊!

    甄阜在肚子里这么想着,但当然不会蠢到说出来,而是依旧在脸上摆着一副忠顺可靠的模样。

    “我们有十万人,哪怕拿出一成的人来巡夜,也不过是明日少一万人上阵而已。”王睦摇了摇头,语气坚定:“对面的人数远不如我们,刘縯又是个爱行险的家伙,今夜他来夜袭的可能,超过九成以上。”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值夜的人马。”甄阜腹诽了两句,还是只能低头恭敬地应诺了下来。

    然而就在甄阜起身要退出营帐之时,营帐的帘子却被掀了开来。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冲进来,甚至连通报都没有。

    “大人!大人!敌人夜袭了!”

    梁丘赐的脸色苍白,表情慌张不定,气喘吁吁地跪在了王睦的面前。

    “什么?”王睦一愣。即便身处于中军,但若是真的遭到了夜袭,此处也不该一点动静也听不见:“有多少人?我们的斥候和哨兵怎么会没有发现?”

    “不知道人数!”梁丘赐慌张地摇了摇头:“但位置……位置是在浮桥那里!现在所有的浮桥都已经被烧毁了!我们的退路已断!现在后营已经全乱了!”

    王睦腾地一下,站起了身,不敢置信地望着梁丘赐:“浮桥怎么会被烧毁!”

    “属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啊!”梁丘赐哭丧着脸:“北岸留守的营寨,已经被攻破了,火光冲天!敌人攻破了北岸的营寨之后,渡过河杀进了我军的后方,现在后军也开始乱了!”

    王睦紧紧握着拳头,顾不上再询问梁丘赐,大步走出了营帐。

    果然,远远地能够听到后方营地处传来的呼叫与喊杀声,而远方的天空,已经变作了一片通红。

    王睦全身的血,像是都已经被抽空了一般,脸色苍白如纸,一阵头晕目眩袭上了天灵。

    那个位置,那样的火光,只能来自于一个结果!

    ——北岸的军营被攻破,其中的粮草被焚烧一空!

    而那分明原本是自己为了安全的万全考虑,才会暂时不运到南岸来的!可现在……

    “刘……縯……”王睦摇晃了两下身子,几乎要倒在地上。幸好在他的身后,韩卓悄然自帐篷的暗影中出现,扶住了他的肩膀。

    “大人,因为只顾着防备正面的敌人夜袭,所以后方几乎没有安排什么哨兵,都调集到了前方……现在敌人渡河之后,后方的营地已经全乱了……”梁丘赐跪在地上,语声颤抖,不停地叩首。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真的已经是死定了。

    王睦已经站不住了。他拼尽全力地打开韩卓的手,缓缓蹲下,双手撑着地面不停地喘息,眼前一片金星闪过。

    他用力地吸气,却感觉自己的胸膛里始终是一片空荡荡的,肺都像是要炸裂开一般。

    他不停地努力想要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除了嘶哑的啊啊声之外,什么都发不出来。

    “冷静。”韩卓冷声道,同时用手按住了王睦的背,用力一推一按。王睦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骤然一松,随后大口大口地呕吐了起来。

    当王睦涕泪交加地抬起头,地面上一摊污秽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重新能够呼吸了。

    “谢谢你……韩卓……”王睦剧烈地呛咳着,轻轻拍了拍韩卓的手,勉强撑着膝盖站起了身来。

    “大人,甄阜已经去集结部队,向后营去了。属下……属下请侍中大人责罚!”梁丘赐依旧跪在王睦的面前,没有跟着甄阜一同前去。如此重大的损失,总得有人来负责才行。

    “责罚?”王睦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责罚便有用么?还是赶紧将夜袭的敌军消灭吧。虽然不知是怎么突破了我们的重重封锁,烧掉了粮草和浮桥,但他们的人数必定不多。我们有着十万人的数量,只要重新整理好秩序,这一点敌人不足为惧。”

    他喘息了两口,提高了音量:“梁丘赐听令,自中军调集五千人,向后营迎敌!不得冒进,缓步前行。凡混乱冲撞者,不分敌我,一概斩杀!”

    “是!”梁丘赐全身颤抖着叩了三叩头,匆匆起身向着远处跑去。

    “等等……”梁丘赐还未走远,又被王睦叫住,犹豫了片刻,还是咬牙道:“将铁血营……也带去吧。若是这样还平息不了夜袭之敌,那便……提头来见我吧。”

    说完,王睦自腰间掏出了一枚兵符,抛到了梁丘赐的脚前。

    “是!属下遵命!”

    听到铁血营三个字,自地上捡起那枚兵符,梁丘赐再一次全身一颤,大声应答道。

    “刘縯……刘縯……老师多年来的梦想,难道真的要毁在你的手中么!”

    待梁丘赐离去之后,王睦才抬起头,失神地喃喃道。

    自从老师登基之后,天下便无一年不灾。此次为了南阳的这一战,调集来的兵员倒还在其次,粮草却几乎已经掏空了整个关中。

    而这一次,王睦自宛城中带出的粮草,便占了老师辛辛苦苦运来的半数。这半数之中,却又有九成屯在了北岸的营寨之中。

    而此刻,却已经尽数在刘縯的手下付之一炬。

    更不必说,浮桥被断,这十万大军,已经失却了退路。

    没有了军粮,那再多的士兵,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此刻王睦手头的军粮,却只够全军吃上五日。而重新建造浮桥,至少也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即便现在便开始重建浮桥,在撤回宛城的一路上,王睦还将要应付身后不停的衔尾追击。这十万大军,能够顺利回到宛城的,也不知能不能有半数。

    王睦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之中。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